碧色绝涯

【史向】生自远古‖长于荆楚[主战国轴]‖心念西汉‖魂寄东吴‖路过贞观‖围观近现‖为了顺口划掉商末x
其实就是个不定时乱窜的博爱党x
【其他】全职 叶橙肖戴‖剑三 天策苍云[沉迷两家NPC]‖HP GGAD‖PJ 波安卢塔‖金光史家‖一个辰迷。
约莫热衷跳圈。碧色绝涯,幸会。

PJ时间的守护,第一章:时光回溯

  罗马营。

  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漩涡,黑发绿眼的少年只来得及骂了一声Fack,就与身边的金发少女一起被漩涡卷了进去,少年徒劳地挣扎着,余光看见一位黑发蓝眸的女孩儿也跌了进来。

  “安娜贝丝!塔莉亚!”少年焦急地喊出两个人名,极力地想与她们靠近,他好不容易才勾住了金发少女的手指,眩晕感突然传来,恍惚间,似乎有一个极为陌生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

  “有人进入时空裂痕了?这还是千万年来第一次吧,运气不错啊!”

  “嘿!希腊的混血者,过去的我一定会来找你们,若想改变什么悲剧,请你们加入信仰联盟!”

  少年张口欲言,一阵强光忽然袭来,他紧紧地闭上眼,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先前与金发少女交握的右手正死死地拽着身下的蓝色床单,几乎要把它揉烂了。

  阳光透过浅蓝色的窗帘映在他的身上,他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一时间完全不想动弹。

  “安娜贝丝……塔莉亚……”他无声地念叨着,面上露出一抹苦笑,“三天了,不知你们可还好?”

  如果后悔药可以被售卖,一定会很畅销,但不是所有人都乐意吃它,比如某些混血者。三天前,当波西•杰克逊挣脱出漩涡,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岁时,他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我好不容易才活着熬过了一个大预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发现下一个预言也与我有关!刚与安娜贝丝重遇了,就被漩涡丢到了一切发生前!别告诉我,我还得重新对付一次克洛诺斯!”

  波西敢对着冥河发誓,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会丢下预言和安娜贝丝一起度假,然而他的理智告诉他,身为波塞冬之子、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英雄,只要危难不除,他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算了,能回来也好,有前世记忆在,说不定能救回很多朋友。”他在心中默念,“起码还有安娜贝丝和塔莉亚,有安娜贝丝的计划,我这一回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他想起了卢克,有了重生的塔莉亚与安娜贝丝,卢克应该会改变的,可罗马营与混血营之间的仇恨却没有那么好消除。他想到了雷奥的异常,伊阿宋等人似乎完全没意识到他会这么做,看起来他是被控制了,不过是什么控制了他呢?

  “不想了,我不适合过早参与到任务中,再等等吧,三年后,立刻出发回混血营找安娜贝丝。”波西作出了决定,“在这之前,就跟母亲学学怎么做饭吧,”他想起了安娜贝丝曾给他做的“涂了层蓝色水泥的巧克力砖”蛋糕,“对了,还有糕点,如果安娜贝丝能吃到我亲手制作的糕点,一定会很高兴吧。”

  ……

  卢克觉得自己的朋友最近很奇怪,不知何时,塔莉亚跟安娜贝丝都没有再随着他抱怨诸神,每当他说起对神袛们的痛恨时,她们总是会走神,就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从前。

  “你们难道都已经不觉得自己被诸神抛弃了吗?”卢克终于问道,他的声音里带着质疑,塔莉亚隐瞒了他很多事,这个念头让他的心情很不好。

  “或许吧,”塔莉亚有些无奈地回答,话语里流露出一种浓重的悲哀:“卢克,你能不谈这些了吗,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哪里是预感啊,根本就是知道了未来好吗,塔莉亚与安娜贝丝对视一眼,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彼此眼底的苦笑,她们不知道这是不是时间与他们开了个玩笑,可是,这件事的确发生了——回到从前。

  “卢克,我们好好地谈一次,好吗?”安娜贝丝说着:“在这场谈话中,不要提及诸神的名字,我不希望诸神知道我们说了些什么,鉴于它或许会对我们的未来影响深远。”

  卢克审视着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此时的安娜贝丝哪里像个七岁的孩子,只怕是十七岁的少女都没有她成熟。

  安娜贝丝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地道:“卢克,你有没有想过,诸神其实已经很好了,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对待我们时的态度,或许是因为……遗传?”

  见卢克怔了怔,她继续道:“我相信,你也熟悉希腊神话,在神话中,父子之间的关系向来不好,某位神放逐了很多孩子后被自己的儿子所杀,他的儿子又因为一个诅咒而吞下了自己的孩子,走了父亲的老路。相比之下,诸神起码没有对我们做过什么很过分的事,这样一代代进步下去,不好吗?”

  卢克自然听明白了安娜贝丝的意思,对方是在用较为隐晦的语句劝诫他,如果神袛们不像前几代神王般弑杀自己的孩子,就请不要冒出推翻神袛的想法。可是,卢克有些不甘心,他们从前的那些美好构想、神袛对半神经常性的漠视,难道就这么算了?

  塔莉亚微叹了口气,“卢克,我知道你气愤难平,若是以后遇到神袛们的敌人,你可以假装背叛做个间谍啊。”她忽然想起了赛勒娜,赛勒娜曾在卢克的挑唆下为泰坦一方服务,后来却英勇献身。塔莉亚不知道当个间谍是不是个好主意,也许卢克还会得罪诸神,但是,这至少能让他们不再像前世那样形同陌路,至少,能给她留下一丝稍微改变预言的希望……预言从来都没说过英雄一定是卢克,不是吗?

  卢克沉默了许久,最后艰难地点了点头:“如果这是你的期望,我应该会试试的,”他像是想起了不快的事,皱了皱眉头,补充道:“不过我一直恨他,如果有什么报复他的机会……我怕我不小心忘了正事。”

  塔莉亚愣了一愣,似乎想说什么,安娜贝丝却语调轻快地先一步开口,“没关系,只要你不忘了我们是一伙的,你大可报复那位。”她边说边对塔莉亚使了个眼色,塔莉亚虽不解,也没再说话。

  三人分开后,安娜贝丝凝望着卢克的背影,低声喃喃,“报复?你真的能狠得下心吗?也不知道他怎样了,若是有空,我便找他。”

  ……

  时间就像是大西洋里不断翻滚的浪花,一浪接着一浪,很快就过去了整整三年。在这段时间里,卢克三人去了混血营,有着前世记忆的塔莉亚还是选择死在混血营外变成松树,为营地建立屏障。

  “再忍一忍,好吗?”为此,安娜贝丝专门翻出了很多资料,安慰卢克,“等预言中的那个关键之人来了,我们可以一起寻找金羊毛,用它来救活塔莉亚,塔莉亚只是暂时离开了我们,我保证。”

  波西在母亲与邻居那里学到了一身好厨艺,也许是闲着无聊,他每次去海边游玩时,总会往海里扔用防水的盒子装着的蛋糕,蛋糕都是他自己做的,上面涂了一层蓝色的霜糖,他不知道波塞冬会不会喜欢这种祭品,不过心意到了就好。

  “你可以多做些点心。”萨莉虽然不知道儿子的举动是巧合还是因为发现了什么,但她还是希望波西以后的人生能过的更好些。她提议波西也给安菲特里忒一些礼物,这让波西大吃一惊,不过,他最后还是采取了母亲的建议,给父亲一家都送祭品。

  金发女孩儿得知这事后,诚恳地道:“你一定是快疯了。”

  “或许吧,”波西无所谓地回应道,他目送盖博的车离开,然后牵着安娜贝丝的手回家,“妈妈,我要向你隆重介绍,这位是安娜贝丝•蔡斯,我最好的朋友。”

  萨莉闻言走出厨房,目光落在二人的手上,安娜贝丝恼怒地瞪一眼波西,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却在波西的坚持下以失败告终。

  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令人尴尬的现状,安娜贝丝索性开口转移对方的注意力,“您好,杰克逊夫人,波西应该不是普通人吧?”她见萨莉的表情带着惊讶,笑着补充道:“我既是波西的同班同学,也是雅典娜之女,波西今年已经十岁了,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三巨头之子,待在混血营会比较安全。”

  “是的,”萨莉看向波西,发现自己的儿子没有半分诧异,“他的父亲是海神波塞冬,我听说过混血营的事,既然波西已经决定了,那就麻烦你了。”

  “过完暑假我就回来,”波西郑重地道:“妈妈,离开那个盖博,我会认真学习如何保护好自己,我相信,你值得更好的。”

  没有让盖博变成石头实在是便宜他了,波西恨恨地想着,不过他不希望为了报复一个凡人而再与美杜莎战一场。

  萨莉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替他收拾好行李,除了钱财与备用的衣物,他其实什么也不用带。

  “这个给你,”安娜贝丝塞给他一只样式普通的圆珠笔,波西认出那是他的激流剑,“我特意找喀戎要来的,这是你父亲赠给你的礼物。”

  在美国,五年级的学生才会学拉丁文,正因为此,波西这回没有机会上喀戎的课。

  “谢谢,”波西接过激流剑,把它放进口袋里,而后拎起了背包向外走去,“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我想我们可以走海路。”

  波西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趟旅行比上辈子的那次顺利多了,也许是因为年纪较轻,他们竟然没有遇到一只魔兽。

  当然,他明白这与他们选择的路线也有很大的关联,他领着安娜贝丝走到了海边,然后毫不犹豫地跳进去,利用自己的意念控制着海水凝固出一条路。这并不容易,但波西前世已经做过一次了,安娜贝丝可比阿瑞斯的战车轻多了。

  “走吧,”他说,“让我们踏水而行。”

  二人站在海水上,波西控制海水推着他们前进,安娜贝丝感受着海风的吹拂,由衷地赞叹道:“你和海洋的契合度真高,比塔莉亚的情况好多了,她是宙斯之女,本来应该具有飞行能力,不过……”

  不过她患有恐高症,最痛恨亲生父亲的地盘。波西在心里补充。

  他强忍着笑意,追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啊……她为了救我们,化为了一棵树,”安娜贝丝的情绪有些低落,但她很快振作起来,“不过你来了就好了,只要能找回金羊毛,我们一定能把她救回来。”

  “化为树么?”波西明白,朋友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依然在做出牺牲,塔莉亚本可以躲过一劫,但她念着宙斯因为她的“死”而建立的魔力屏障,终归选择了前世的路。

  他转移了话题,继续与安娜贝丝闲聊,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一会儿,他们的目的地便已遥遥在望。波西望着清晰可见的混血营,突然有些想哭,安娜贝丝拍拍他的肩膀,与他一同上岸,从塔莉亚松树旁的路进入营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