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色绝涯

【史向】生自远古‖长于荆楚[主战国轴]‖心念西汉‖魂寄东吴‖路过贞观‖围观近现‖为了顺口划掉商末x
其实就是个不定时乱窜的博爱党x
【其他】全职 叶橙肖戴‖剑三 天策苍云[沉迷两家NPC]‖HP GGAD‖PJ 波安卢塔‖一个辰迷。
约莫热衷跳圈。碧色绝涯,幸会。

PJ时间的守护,第二章:新的任务

  “我想,我应该负责带新人熟悉营地?”安娜贝丝眨眨眼。

  两人并肩走在熟悉且温馨的混血营中,没有战争、没有敌人,昔日牺牲的战友此时都完好无损地待在营地之中,时不时有人向他们走来,友好地冲新人波西打个招呼。

  当然也有人不那么友好,比如阿瑞斯营房的成员们,波西这回学聪明了,在他们狞笑着逼近时,他毫不犹豫地控制着湖泊的水先把他们浇了个透心凉。

  “你好,我猜你就是安娜贝丝经常提到的波西?我是卢克,十一号小屋的首席顾问。”金发蓝眸的少年走到他们的身前站定,面上还带着温和的笑容。

  波西凝视着这位昔日之敌,而后淡淡地笑了。未来的英雄还没有背叛,波西这么告诉自己,然后握住了对方伸来的右手,“你好,我是波西,波西•杰克逊。”

  “也许我有这个荣幸可以为你们相互介绍?”安娜贝丝在他的身旁插口,灰色的眼睛里是满溢的笑意。

  卢克好笑地看着她,道:“当然可以,说起来,自从你知道波西要来混血营,你的变化有些大啊,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喜欢他?”

  “或许吧,”安娜贝丝答道,他们此时正向着阳台走去,狄奥尼索斯和喀戎依然在玩着扑克牌,波西的平安到来应该知会营长,虽然他们亲爱的营长不会希望更多的混血者到来。

  “狄先生,喀戎,我们把波西带来了。”安娜贝丝笑着说,“他是已经确认的波塞冬之子,应该被安排到三号小屋。”

  狄奥尼索斯抬头看她一眼,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我想我应该说欢迎来到混血营,不过波西,你可别指望我真的欢迎你。”

  狄奥尼索斯居然没说错我的名字?波西暗想着,连忙回应,“我确实不会指望,我是说,你其实是一位神袛,对吗?”

  “波西,你来之前被你的父亲认领过了?”卢克好奇的问道。

  “这个……”波西假装在思索卢克的意思,解释道:“我不明白什么叫做被认领,我的身份是我妈妈告诉我的,虽然我对此事早有预料。我一直觉得诸神真的存在,我能在海洋里自由呼吸,而这可不像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天赋,对吧。我还可以自由地在海面行走,甚至是带人行走,我跟安娜贝丝就是从海上一路走过来的。”

  卢克深深地看了波西一眼,波西分不清对方的眼里究竟是同情还是无奈,他望了望天色,此时已经是满天繁星了,他是在家中吃完晚餐、等盖博出门找他的狐朋狗友后才与安娜贝丝出行,虽然波塞冬的暗中相助让他们在海上的行进速度比快艇更快,但这改变不了现在已经快到睡觉时间的事实。

  “波西,我带你去你未来居住的地方吧。”安娜贝丝说,三人向喀戎与狄奥尼索斯告辞。

  一从狄奥尼索斯那儿出来,安娜贝丝就拉着波西与卢克去了三号小屋,卢克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确定无人偷听后,才询问道:“安娜贝丝,他就是你一直要等的那个人?”

  “是啊,”安娜贝丝笑笑,“波西值得我们信任,我想,既然我们都来了,不如借此机会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卢克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一会儿波西,点了点头,三人开始了人生中的首次密谈。

  “既然一切都准备好了,不如后天就去寻找金羊毛吧。”卢克说,声音有些低沉,“我不希望,再看见她孤零零地立在那儿……”

  波西早就猜到了卢克喜欢塔莉亚,但由于卢克的行差踏错,前世的他们一个早早死亡,另一个成为狩猎者,只留下无尽遗憾。

  “噢,那个预言的事儿你想好了吗?”安娜贝丝说:“我打算让波西成为预言里的那个孩子,这能给我们留足准备时间,如果塔莉亚……等等,可以让她暂时去莲花赌场!”

  波西想表示赞同,可他没忘记今生的自己没去过那个地方,所以他装出困惑不解的样子,茫然地望着安娜贝丝。

  安娜贝丝有些好笑,一本正经地给自家男友“科普”起莲花赌场的情况,为了方便未来布局,她以前特意带卢克去过赌场。

  波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暗自盘算着比安卡与尼克的事,比安卡为了救他们而死,这让他后来每次看到尼克都会心存歉疚。如果塔莉亚最终选择跟卢克在一起,比安卡应该能接管狩猎者。他不确定能否救下若依,狩猎者的领袖如果不是与他们颇为要好的朋友,他们很可能会丧失一只强大的军队。

  三人谈了许久,安娜贝丝还偷偷地告诉波西,她已经知道了雷奥为何会出现异常,这让波西松了口气,与战友为敌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儿。

  ……

  波西站在无边迷雾之中,茫然四顾,寻不到出路。

  “有人吗?”他问道,特意提高了声音,“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你的梦,我以为你会知道?”一个女声自迷雾深处响起,略有些耳熟,波西努力地回忆,半晌才想明白缘由。

  “我听过你的声音!”他惊异地说道,“在我回到过去时,我听见你说起了时空裂痕,你到底是谁?”

  迷雾中传来一声轻笑,“你应该问,我来自哪个文明。我是华夏神界的代言人,信仰联盟的现任盟主凌念初。别担心,我们从未把希腊或是罗马诸神视为敌人,恰恰相反的是,我找你们是为了帮忙。”

  “帮忙?你为何要帮忙?”波西追问,他的直觉告诉他,女子的这番话出自真心,但正因为此,他却愈发好奇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华夏神界不同于其他任何神界,”女子的语气透着伤感,“华夏之神成神前都是凡人,他们对自家子民的在意,是你们无法想象的。然而,他们成神之前都经历过死亡这个步骤,人间与神界的距离,不若说是生与死的距离。在华夏神界毁灭前,其他神系的神袛永远都不可能进入由我们统领的凡间,因为我们的神袛,自己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她顿了顿,继续道:“你的一个朋友,尼克,曾在进行影子旅行时不幸地走错地点,抵达中国。当时他体内的神力立刻就被华夏神界自动封印了,如果不是我们联盟总部的监控器感应到了那一瞬间的神力波动,他恐怕很难回家了。我把他送回冥界时,曾经与哈迪斯聊过几句,对你们的情况有所了解,你们既然有幸回到过去,肯定很想拯救朋友吧?给你一个忠告,改变预言时千万要小心,预言不是不可改变的,然而,改变它的代价是你们的任务会变得更加艰难。你们的下一个目标是罗马吧?据我所知,不仅是你们,埃及与北欧也已经乱起来了,华夏神界只能护住自家子民不被其他神系影响,却不能像你们那样直接对子民做些什么,即便是我们信仰联盟,每次想在境内出手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我们的子民喜欢出国,这表示他们离开了我们的保护范围,你们那些神系每次打斗都会伤及无辜,我助你们早日平定乱局,也是为了子民的安全。”

  波西认真地听着,尼克的事情他知道一点,前世尼克曾抱怨过影子旅行的不稳定,他也注意到,尼克说起自己抵达过中国时,脸色很不好看,如今想来,对方一定是被这种失去神力独在他乡的感觉吓到了,他打定主意,如果不能和凌念初成为朋友,绝不踏足中国半步。

  “你如何帮我们?”他问。

  “我会给你们一人一个诸神都不能察觉的多功能通讯器,当然,如果你们主动把某位神袛拉入通讯列表,也是可行的。我会将自己的通讯密码留在你们的列表里,如果遇到不知所措的情况,你们可以借此寻求帮助,你的朋友也得到了这份提醒,努力吧,我期待希腊与罗马破而后立的那一天。”

  女子的声音渐渐远去了,波西还想再问些什么,却忽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下一秒钟,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熟悉的小屋,那个奇怪的梦已经结束了。

  梦虽醒,他仍有些晃神,他抬手想要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手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印记。

  那是一柄金色的三叉戟,波西好奇地碰碰它,脑海里立刻就多出了它的使用方法,只要像祈祷时一样集中心神,便可借此随时随地的用意念与朋友沟通。

  三叉戟忽然发光,这是申请联络的标志,波西闭上眼睛,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安娜贝丝的声音,【这可真是个好东西,以后我们无论想说什么话,诸神都不会知道了。】

  【的确,】卢克说,【可惜塔莉亚……如果她也能获得这种通讯器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安娜贝丝低低地笑了起来,趁卢克还没来得及恼羞成怒,波西赶忙转移了话题,【我的通讯器的印记是一柄金色的三叉戟,它的样式很像神话中我父亲的武器,你们的呢?】

  【我的是猫头鹰,】安娜贝丝配合地回答,【它有着和我一样的灰色眼睛。】

  【我的是神使双蛇杖,】卢克说,声音里夹着明显的怨念,【幸好这些印记别人都看不见,它可真丑。】

  如果不是顾忌卢克的面子,波西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大笑,但他终究忍住了,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为诚恳,【也许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没必要都顺应诸神的品味。】

  卢克不出声了,波西与安娜贝丝私聊,【我怎么觉得卢克只会在口头上抱怨赫尔墨斯神?你还记得我们在王座厅战斗的时候吗?那个时候,卢克被克洛诺斯控制着攻击了很多王座,但奇怪的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攻击过赫尔墨斯的。】

  【嘿,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安娜贝丝回道,【还有通往王座厅的路上,他毁坏了很多建筑,可当我后来重新设计奥林匹斯的时候,却发现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绕过赫尔墨斯的神祠。】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自己痛恨赫尔墨斯是为了什么?】波西问,【如果真的痛恨,他有一万次机会害得赫尔墨斯失去力量,可他从未动手。】

  【谁知道呢,】安娜贝丝也弄不清自己心目中的兄长究竟在想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每次涉及到赫尔墨斯时,卢克的表现简直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你们是不是在聊什么?】卢克突然又开口,【别忘了,今天不是周末,在我们正式出发之前,营地的常规训练也不能落下了。】

  【没有,我们怎么可能耽搁训练呢?】波西急忙道,【我想,安娜贝丝,我们该去集合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