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色绝涯

【史向】生自远古‖长于荆楚[主战国轴]‖心念西汉‖魂寄东吴‖路过贞观‖围观近现‖为了顺口划掉商末x
其实就是个不定时乱窜的博爱党x
【其他】全职 叶橙肖戴‖剑三 天策苍云[沉迷两家NPC]‖HP GGAD‖PJ 波安卢塔‖金光史家‖一个辰迷。
约莫热衷跳圈。碧色绝涯,幸会。

PJ时间的守护,第三章:父子相见(上)

  今天是周四,在混血营里,除了周末,时间表总是排得满满当当的。波西洗漱完毕后,开始整理自己的房间——不得不说没有盐水喷泉让他有些不习惯,而后便出门准备吃早餐。

  能够重新经历过往之事也是个新奇的体验,波西毫不客气地在竞技训练中战胜了卢克,又在所有曾经上过一次的课程中表现优异,这让他在愉快地享受万众瞩目之际也听到了不少抱怨的声音。

  【安娜贝丝,告诉我,你找来的到底是什么怪物?他才来营地不足一天!】卢克又一次被波西打倒后,愤愤不平地在通讯器里冲安娜贝丝抱怨,完全不顾及他那早已所剩无几的形象。

  也不怪他抓狂,波西今天的表现简直骇人听闻,与他比试前,波西只洗了个手就朝他扑来,整个战斗过程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这让卢克严重怀疑波西的父亲究竟是不是波塞冬,波塞冬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卢克没听说过他战斗时会像他这个儿子这么疯啊?

  波西明智地没有出声,事实上他以前战斗时的表现都很正常,至于这一次,纯粹只是个意外。

  距他重生已过了三年,三年没训练,他早就手痒了,更何况,每次看到卢克,他都会想起还在塔耳塔洛斯的某个角落里等待复活的克洛诺斯。作为一名混血者,他好不容易才活到了十六岁,结果一个不留神就通过漩涡跌回七年前,要说不气是不可能的。

  【所以,卢克,你以后可要好好努力了,如果总被还是新人的波西打败可不怎么光荣。】安娜贝丝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她当然知道原因,别忘了,如果算上在罗马营的那段日子,波西经受过的训练可比而今的卢克多得多。

  卢克不再说话,不知是去做什么了,波西继续按着混血营的时间表活动,直到下午自由休息时,他才与安娜贝丝在树林中汇合。

  “我去找过喀戎了,今天的晚会上他就会宣布我们去找金羊毛的消息,免得卢克太过着急了。”安娜贝丝一边说,一边在通讯器里重复了一遍,卢克已经习惯了她这些年时不时的调侃,倒是没有说些什么。

  波西想到了泰森,这一次少了独眼巨人同行也不知会如何,他决定以后主动去找那个弟弟。

  二人在树林闲聊,许久后,他们正打算先回屋,波西却突然心有所感地向一旁看去,一位穿着休闲装的英俊男人不知何时站在那里低头拨弄手机。

  “你是……赫尔墨斯神?”波西问道,目光在手机两旁的蛇形挂饰上停留片刻,乔治和玛莎,真是好久不见了。

  “你们聊吧,我恐怕要回去收拾行李。”见赫尔墨斯的注意力集中在波西身上,安娜贝丝干脆地请辞。

  波西不解,她在私聊中向他解释,【如果卢克也来了,赫尔墨斯看到卢克对我的态度比对他好,会受刺激的,你要知道,亲情有时候也会让人吃醋呢。】她顺便说了吃醋一词的典故——神知道她是怎么看得下那些杂书的。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赫尔墨斯感兴趣地抬起了头,看似普通的手机突然发出一阵刺目的光,最终变成神使之杖的形态,“说你好,乔治和玛莎!”

  “看外表特征。”波西简洁地回答道,先把赫尔墨斯的到来告诉卢克,而后向那两条缠在一起的蛇点了点头,“你们好,乔治和玛莎!”

  “真是个有礼貌的小伙,我喜欢你这样的孩子,你好啊波西!”玛莎摆动着头率先回应。

  “你好啊波西,要是有老鼠就更好了,他们可真美味,不是吗?”这是乔治。

  【他好不容易才来了一趟混血营,居然是为了找你们?】

  【好了卢克,赫尔墨斯大概是为了我们即将领取的任务而来,之所以不找你或许是头痛怎么与你相处。】卢克与安娜贝丝的声音先后在通讯器中响起。

  “你们别吓着他了。”赫尔墨斯说,见两条蛇都安静下来,他才转向主题,“我们长话短说,波西,你对你这次的任务有信心吗?”

  “呃,”波西语塞,他总不好说他成功过一次了,“我也不知道,不过,尽力就好不是吗?据说目标在一座海岛上,只要能拿到金羊毛再跳海就没事了,在海里我应该不会遇险。”其他掌管海洋的古老神袛和泰坦们尚在沉睡,他要是在海里遇险,波塞冬不会坐视的。

  “听起来倒是比较稳妥,”赫尔墨斯赞许地点点头,“不像某些莽撞的人,一定要去跟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照我说,那些都是我某个哥哥的作为。”

  波西没打算再去找阿瑞斯打一架,因此他没笑出声。

  通讯器里依然不平静,卢克怒吼道,【那也是他的错!他的!】

  听到这堪称幼稚的话语,安娜贝丝忍俊不禁,但她随后意识到赫尔墨斯就在不远处,马上又板起了脸,【波西,想办法让赫尔墨斯主动见卢克一面吧,】她在私聊里真诚地道,【不然以我的了解,卢克会抱怨一个月。】

  说服赫尔墨斯?波西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连安娜贝丝这个雅典娜之女都做不到的事,他又能想出什么办法?用武力逼迫吗?别开玩笑了!

  赫尔墨斯自然想不到,眼前这个“行事稳妥”的半神堂弟有那么一瞬间在思考威胁神袛的可能性,他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忽的神情微变扭头看去,树林之外,卢克的身影正若隐若现。

  “卢克……”赫尔墨斯有些失神。

  【看来不需要我动脑了,卢克主动来找赫尔墨斯了。】波西暗暗松了口气,告诉安娜贝丝。

  “再过一会儿,我们可就要出发了,你怎么不回去做准备?”卢克不出所料地走了过来,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见赫尔墨斯。

  “有安娜贝丝在就够了,”波西耸耸肩,“卢克,你跟赫尔墨斯神慢慢聊,我去营地商店买点材料给父亲做些点心。”

  虽然波西很想留下来看一场好戏,不过,为了不被战火牵连,他明智地选择离开。

  卢克瞪他一眼,显然猜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本意是煽风点火,不说别的,赫尔墨斯看向卢克的眼神里明显多了些类似于幽怨的成分,啧啧,别人家的孩子啊……

  波西装作没看见,转身大步向营地商店走去,他来混血营时可没携带面粉和烤箱,面粉可以在营地商店买,烤箱就只能求助于九号小屋——他想找他们弄一个有自备电源的烤箱,免得总是要找插座。他先前在三号小屋捡到了一袋子疑似是波塞冬送来的零花钱的古希腊金币,一时半会儿倒不怕缺钱。

  ……

  “嘿,波西,你怎么……”波西一出商店便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寻声望去,见安娜贝丝咽了口唾沫,一副惊恐的模样。

  【你居然把卢克和赫尔墨斯单独放在一起!神呐,你想让他们把混血营炸了吗?!!】安娜贝丝深吸一口气,似乎平复了心情,波西正想问她发生了什么,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咆哮。

  【安娜贝丝,你冷静些,我的头都要炸开了,】没有防备的波西在声浪的冲击下抱怨,【放心,赫尔墨斯不会对卢克如何的,他们打不起来。】

  安娜贝丝怀疑地盯着自己的男友,却只得到了一个无辜的可怜兮兮的眼神,她按了按额角,做出了决定,【不行,我还是想亲自去看看,如果赫尔墨斯不肯动手,让卢克满腔怒火无处发泄,造成的后果或许更可怕,如果我在场,卢克应该会稍微冷静一些。】

  波西扬了扬手中的袋子——里面装着刚买的东西——说:“也许他们需要私人空间,安娜贝丝,别担心,等我做好了给父亲的点心我就去找他们,我走的时候卢克与赫尔墨斯还没有说一句话,来得及的。”

  安娜贝丝目瞪口呆地看着波西向九号小屋前进,又扭头向树林的方向看去,昔日的安宁之地此时在她眼里已成了定时炸弹。【你与赫尔墨斯之间的关系一向很好,如果待会儿发生什么事,可不要再来找我。】安娜贝丝最终在通讯器中这样回复,她跺了跺脚,眼不见心不烦地回到了小屋。

  事实上,安娜贝丝确实是多虑了,卢克听了她三年的劝说,忍耐力自然有了充足的进步,波西离开后,他转身背对赫尔墨斯,既没有立刻离去,也不愿与对方交谈。安娜贝丝几天前就“查到了”目的地的位置,按计划来说,赫尔墨斯的出现不能带来更多的助力。

  他不说话,赫尔墨斯也没有出声,二人伫立半晌,最终还是卢克先开口,“你不该来这儿的,”他冷声道,目光落在地上,“既然你从来都不在乎我,何必打扰我的生活。”

  “卢克,我……”赫尔墨斯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吞了回去,他注视着自己的儿子,目中掠过悲哀与痛苦,旅者之神长叹一声,面容有些疲惫,“我来给你们送些东西。”

  卢克终于回头,眼里却带着讥诮,“你刚才想说什么?嗯?神祗们总是这样,明明看到了许多事,却永远不肯说出来。”

  他想起了以前塔莉亚劝告他的情景,黑发蓝眸的少女细心地擦拭着她的长矛,声音轻得完全不像他认识的那个宙斯之女。“他其实很爱你,我曾经误以为他很坏,可当我第一次看见他,看见他的面容与眼神……我就明白或许我错了。”

  卢克的双手无意识地攥紧,唇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塔莉亚只是被他骗了,卢克告诉自己,赫尔墨斯是欺诈之神,唬住一个天真的女孩并不困难,如果他真的对我有哪怕一星半点的在乎,他就应该保护我们旅途平坦,而不是让我的第一个真正的家人死在可能给我们带来家的感觉的混血营之前。

  这样想着,他心中对赫尔墨斯的恨意又多了一分,塔莉亚的遗愿是让他当个间谍,无论这回能不能把她救活,他都不愿意违背对方的第一个恳求,但他可以在担任间谍时狠狠地报复他讨厌的神,不能杀了,也不能让他们好过,就算安娜贝丝阻止……

  想起安娜贝丝的唠叨,又念及现在有个无法屏蔽的通讯装置,卢克的脸立时黑了,当然,从表面看上去,卢克•未来最优秀的间谍兼英雄•卡斯特兰,是因为见到了他最不愿意见到的神而黑了脸。

  赫尔墨斯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连退了数步,他的眼神就像是受伤的小兽,可惜却得不到猎人的同情。卢克冷冷地盯着他,极力压下心中泛起的一丝不忍与烦躁,赫尔墨斯是欺诈之神,卢克再一次提醒自己,他一定是刻意摆出这副模样,我千万不能被假象蒙骗了。


评论

热度(7)